当前位置: 高中语文 / 文学类文本阅读 / 探究 / 对作品进行个性化阅读和有创意的解读
  • 1. (2017高三上·武威期末) 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下列小题。

    赝品

    姜铁军

        鸿图房地产公司的总经理王利在北湖边上看中了一块地皮。在市规划局工作的朋友告诉他,按照规划,北湖很快就要修建地铁,到那个时候,这里的地皮可就值钱了。地皮值钱了,房子价格还不上涨吗?王利当然会算这笔账,决定找市国土资源局局长黄胜帮忙给协调协调。想请黄胜吃饭,在酒桌上谈这件事情。被黄胜一口回绝了:“中央有八项规定,反对大吃大喝,你就别费心了!”说完就把电话挂断。

        王利没想到会碰一鼻子灰,心里想,一定得想个办法让黄胜帮忙。于是托人打听黄胜喜欢什么。很快,那人给王利打来电话:“黄胜喜欢收藏瓷器。”王利说:“我知道了。”放下电话,王利就在心里琢磨,送黄胜什么样的瓷器好呢……

        过了几天,王利通过一家快递公司给黄胜寄来一只瓷瓶。王利给黄胜打电话说:“黄局长,这个瓷瓶是清朝的粉彩,你好好留着吧!”

        黄胜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点点头,说:“地皮的事你听信吧。”

        第二天,黄胜叫自己老婆拿着这只瓷瓶,来到市文物鉴定所,请瓷器专家做鉴定。瓷器专家仔细看了看,说:“这个粉彩是假的。”黄胜老婆立马火了:“这不可能,你是不是鉴定错了?”瓷器专家害怕自己看走了眼,急忙找来所里另外两位专家,共同又鉴定了一次,出具了鉴定书:赝品。

        黄胜看着文物鉴定证书,给王利打电话,说:“我这地方小,没地方放你送的东西,把那只瓷瓶拿回去你自己收藏吧!”王利赶忙说:“拿回来多不好,你不喜欢就拿到拍卖公司卖了吧!”听到这话,黄胜鼻子差点气歪了,这么个破瓷瓶,还要去拍卖,拿我不识数是不?“啪”地一声把电话摔了。他老婆说:“这样也好,拿拍卖公司拍卖也卖不了几个钱,拍卖公司会给我们作证这是个赝品,省得他反咬我们一口,说拿了他的粉彩不给办事,败坏我们。”黄胜连连点头:“有道理,有道理。”

        黄胜就把瓷瓶拿到了拍卖公司参加拍卖。拍卖公司的规矩是,只要有客户拿来东西我就负责拍卖,不保证东西的真假。责任是买家自负。他们也有鉴定师,看了黄胜拿来的瓷瓶,笑着说:“这东西还值得来拍卖吗?怕是不够手续费的。”黄胜心里很恼火,脸色十分难看。拍卖公司鉴定师问黄胜:“这个瓷瓶拍卖底价是多少?”黄胜没好气地顺口说:“五万。”

        到了拍卖那天,不少人来参加竞拍。

        黄胜拿去的粉彩瓷瓶五万开价,马上有人加到六万,接着被人叫到十万。而后一路攀升,最后被一个买家以九十八万元买走。

        黄胜从拍卖公司拿到这笔钱的时候,自己都不相信这是真的。

        投桃报李,黄胜给王利开了绿灯,让他以低于市场很多的价格拿到了北湖那块地皮……

        事后有人举报,说黄胜受贿,收了房地产商的粉彩瓷瓶,以地皮做交易。

        纪委派人找黄胜谈话。黄胜说,王利送给自己一只粉彩瓷瓶不假,就是朋友间的互赠,根本就是一个赝品,不值钱。他拿出了市文物鉴定所的鉴定证书证实自己说的都是实话。纪委又派人到拍卖公司了解情况,拍卖公司证明粉彩瓷瓶确实是一只赝品,值几百元钱。至于买家愿意出高价买走,那是买家的事,谁也管不着。买家看走眼的事在拍卖的时候经常发生。

        黄胜没受什么处分,事情过去了。

        现在,那只瓷瓶就放在王利家的卧室里,他当痰盂用。

    1. (1) 下列对作品有关内容的分析和概括,最恰当的两项是(    )
      A . 黄胜以“中央八项规定”为由,拒绝了王利请客吃饭,可以看出黄胜还是一位想坚持原则的国土资源局局长。 B . 小说的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其中“鉴定瓷器”这一情节是故事的高潮,正因瓷器专家断定这件瓷器是“赝品”,才有了后来拍卖“赝品”等故事情节。 C . 一件赝品能够以天价被成功拍卖,这件赝品的价值与价格反差极大,这给读者带来了思想冲击,产生颇具震撼力的艺术效果。 D . 黄胜收受“赝品”经纪委查证并非违纪行为,而黄胜得到九十八万元,是买家看走眼所致,与黄胜无关,是无可厚非的。 E . 小说中涉及到的利益各方都得到了想要得到的利益,而国家利益却在不知不觉中遭受到严重损失,令人痛心。
    2. (2) 人人皆知的赝品,最终却拍卖成功了,导致这件“赝品”拍卖成功的因素有哪些?
    3. (3) 这篇小说的结局出人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请结合文本,谈谈为什么是“在情理之中”。
    4. (4) 有人认为这篇小说的主人公是黄胜,也有人认为是王利。请结合文本,谈谈你的认识和理解。
举一反三换一批
  • 1. (2020·乌鲁木齐模拟) 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下面小题。

    隐忍

    周泽雄

        ①以性格而论,“隐忍”似乎很有质感,来头不小。当我们想到它时,眼前浮现的总是些大人物或厉害角色,如三国时的刘备就是“隐忍”的典型。他在曹操眼皮底下效老农种莱时的谦恭,上厕所时偷偷抚模那两条因久疏战阵而赘肉横生的大腿时发出的感叹,堪称中华隐忍术的经典范例。中国从秦朝赵高开始扰乱朝廷的那些个宣官,也个个擅长隐忍。他们男性气概上的致命缺陷,一旦被施之于宫廷权谋,好像总能提供意外的方便。说话是如此奶声奶气,举止是如此扭捏作态,以致谁都以为可以轻视他们,无视他们,谁都以为可以不把尔等当人看,结果偏偏是他们,经常制造出中国历更上最大的灾难。

        ②过去,我们一般都会心照不宣地承认,想发横财,不坑蒙拐骗不行,想做大野心家,不擅长韬光养晦,同样没戏。

        ③但今天,在制作这张“隐忍”卡片时,我想把笔尖转一转,暂时从那种赵高级别的大野心家身上挪开。在我看来,大野心家的隐忍,本是世界范围的共通现象,西方世界同样不乏此辈。既然我感兴趣的主要是中国人的性格,我觉得更有意思也更有必要首先探讨的,无疑是这个事实:为什么在中国,历来不乏超功利的隐忍者?

        ④此话怎讲?隐忍通常总有一个目的,你也可以说成居心叵测或包藏祸心。以刘备为例,他是身在菜园心在朝廷,此刻躬下去的背脊,正是为来日的光复汉室,高踞御座。但如果刘备完全没有那份雄心,只是想着能种种自己的自留地,又该如何解释这种“隐忍”呢?

        ⑤这种貌似不可思议的事情,在国内却并不少见。我们一向信奉“退一步海阁天空”“忍字头上一把刀”,但此类格言的泛滥,却会制造出种种可悲复可笑的生命行为,其中之一是,我们经常会遇到些目的不明、价值可疑的隐忍。

        ⑥一个人,可以像天下最伟大的野心家那样,数十年如一日地点头哈腰,在小科长面前都善于把谦卑进行到底,以致小科长们都快要怀疑这家伙居心何在了,到头来却发现,他竟然全无居心!他隐忍得如此惊心动魄,至陋至贱,似乎只有一个天大的阴谋才配得上这份隐忍的规模。结果,闷葫芦打开后却发现,他所谓“天大的阴谋”无非是希望能保住饭碗,能按时领到退休金。手段如此不同寻常,目标又如此不足挂齿!从功利角度考虑,即使用高射炮打蚊子,也比他的行为经济得多。

        ⑦所以,我只能说这种隐忍是超功利的——超功利云云,当然这只是碍于我的理解力,也许对他来说,在小科长面前的曲意逢迎,与古代大臣在皇上面前的小步疾走,根本就是一回事,功利大得很哪。一个本无足道的寻常岗位,在他眼里不亚于一座帝国江山,值得用隐忍的方式去捍卫。

        ⑧更可能的实情是,我们有些人身上存在着一种习惯成自然的隐忍。我们知道,西方世界不太容易产生这种样式的奴才。我们在电影中也经常看到,西方大户人家的管家先生(想想安东尼·霍普金斯演的那些角色,或电影(蝴蝶梦)中的丹佛斯太太吧),走路往往还格外高视阔步,与主人说话时,甚至有居高临下之势。在他们的思维里,尊严不是筹码,而是人的基本立场。当人的尊严可以无需呼唤地存在于每位个体身上时。隐忍也就无立锥之地了,即使忍耐(谁都会有忍耐的时候,东西方人都不例外),也不妨昂起头来忍耐,不必非要低声下气不可。

        ⑨然而,隐忍似乎已经成了某些人的一种潜意识了,以致我们中的一些人常常隐忍得莫名其妙,隐忍得完全丧失了立场和原则。我以为这才是最可痛心的事情。如果他真有赵高的野心,倒也罢了,可他们装孙子的目的偏偏就是为了做孙子——隐忍到这个份儿上,除了隐忍,他已经什么都不会了。

    (选自文津出版社《品味国人》,有删改)

    1. (1) 下列对文本相关内容和艺术特色的分析鉴赏,不正确的一项是(   )
      A . 文本说“隐忍”这种性格,先从刘备赵高这样的大人物或厉害角色谈起,但从后文看,显然这一类“隐忍”的典型,不是作者重点要叙写的内容。 B . 作者写到“目的不明、价值可疑”的隐忍者,其手段独特,目标庸常,令人不可思议,十分可悲可笑,言语间透露出对豁达友善品格的真切呼唤。 C . 第⑨段“装孙子的目的偏偏就是为了做孙子”一句振聋发聩,“偏偏”一词凸显了作者惊诧、痛心的情感,也表现出作者的独到见地和深邃思想。 D . 文本以漫谈的方式展开,作者在嬉笑怒骂间,既展现了某些“隐忍”者的行为,又对他们隐忍的原因作了剖析态度鲜明,笔调辛辣,发人深思。
    2. (2) 第⑦段中作者先说“这种隐忍”是“超功利的”,但为什么接着又说也许对“他”来说“功利大得很”?请结合文本简要分析。
    3. (3) 文本运用多种手法以取得语言的讽刺效果,请从文中举出三处手法不同的例子,并简要分析。
  • 2. (2020高三下·济宁月考) 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问题。

    送米

    孟宪歧

        傍晚,老林来了。老林是党的地下交通站站长。柳溪归老林直接领导。跟老林来的一个人挑来两袋粮食。老林说:“清凉洞的伤员没粮了,你把这100斤小米送过去。”柳溪点点头。

        老林又说:“今晚就走,越快越好。”

        老林走了后,柳溪把两袋小米打开,他把双手伸进小米里抚摸着,那种感觉真好!

        他家断顿了,他已经吃了两天野菜团了。

         10岁的儿子见到小米,高兴地问:“爹爹,这回咱家可以吃小米干饭了吧?”

        柳溪摇摇头:“不可以的。这米不是咱家的,是给东家的。”

        儿子噘起了小嘴说:“一顿也不能吃吗?”

        柳溪说:“东家的米,一粒也动不得。”

        老婆颤巍巍地问:“你看,咱就留一点点,给娃熬口粥喝。大人好对付,娃受不了啊,行不?”

        柳溪叹口气:“不行。这是救命粮,动不得啊!”

        老婆默默给柳溪拿过两个菜团团。

        柳溪装起一个,把另一个递给儿子:“我一个就够了,这个给你。”

        老婆又从儿子手中把菜团要过来说:“穷家富路,来回一天一宿,一个菜团咋够?”

        柳溪说:“我会在路上想法的!”

        在老婆幽怨的目光里,在儿子祈求的眼神里,柳溪果断地挑起了两袋米,隐进夜色中。

        柳溪家距清凉洞约70里,过了乔家镇全是山路,树木参天,荆棘丛生。柳溪挑着米,困苦可想而知。

        天亮后,柳溪来到乔家镇。

        多半夜的奔波,柳溪已经没有力气了,他摸摸怀里的菜团,舍不得吃。

        他知道,进了山里,才更累,这菜团可是他的救命粮啊。

        柳溪把米袋放在一家面馆前,进门跟掌柜说:“赏我一碗热水吧!”

        掌柜看看门口的两袋米问:“啥呀?”

        柳溪答:“给东家还的米。”

        掌柜嘿嘿笑:“你这人真傻,拿着金碗要饭吃。这样吧,你拿小米换我的面汤,咋样?一斤换一碗。”

        柳溪摇头:“东家的小米,万万动不得。”

        掌柜沉了脸:“你的小米动不得,我这热汤也喝不得。”

        柳溪转身挑起小米就走。

        掌柜喊:“还东家的小米多一斤少一斤该咋着?你死心眼啊?”

        柳溪边走边说:“我死心眼。反正这米不能动。”

        出了乔家镇,就进山。

        柳溪实在是走不动了。

        路边有小溪,他跑过去,双手捧起水来,喝个痛快。

        喝了不少水,肚子饿的滋味小了些。

        他坐在路边,发现了一株小黄花,一看,是苦麻子,这东西能吃,就是特别苦,管败火的。

        柳溪乐了:嘿嘿,这里有野菜,就饿不着我。

        他吃了苦麻子,又看见了婆婆丁,还有羊妈妈,这些都是他小时候最喜欢吃的野菜,不一会儿,就吃得满口青绿色。

        有东西填了肚子,柳溪的劲儿又来了。

        刚走几步,柳溪见一男人一瘸一拐地走过来。

        男人问:“你挑的啥东西?”

        柳溪答:“小米。”

        男人问:“卖点给我吧?家里没吃的了。”

        柳溪答:“东家的小米,我哪敢卖呀?”

        男人仍不死心:“你给我一半米,我给你两块大洋。”

        柳溪想:100斤小米也就值一块大洋,现在50斤小米给两块大洋,这买卖合适呀。

        柳溪说:“这样吧,今儿这米不能动,明儿我给你送来,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行不?”

        男人面露难色:“可是,我这会儿缺粮啊。”

        柳溪只好说:“这我可帮不了你。”

        男人一瘸一拐走了。

        柳溪心里难受。

        他想,这小米如果不是送给八路军伤员的,他说啥也要卖给这男人点,一家人挨饿,那滋味他尝过啊。

        柳溪望一眼前面的大梁,拿出菜团,大口吃起来。

        他知道,翻过大梁,就到了清凉洞。

        吃完菜团,他顿觉又来了劲,挑起小米,跨步翻梁。

        站岗放哨的战士发现了柳溪。

         10多个伤病员一同来到洞口迎接着他。

        陈连长握着柳溪的手说:“柳哥,你辛苦了!我代表大家谢谢你!”

        说罢,陈连长给他敬了一个军礼。

        陈连长吩咐赶紧熬小米粥,柳大哥一定饿急了。

        这时,一个男人一瘸一拐走进来,柳溪一看,是路上遇见的那人。

        陈连长说:“这是新来的张排长,粮食没运来,肯定是有困难,我们自己也得想法,我就派他出山买粮。”

        张排长把经过一说,大家都哄堂大笑。

        柳溪喝了一顿香喷喷的小米粥。

    (摘编自《民间故事选刊·上》)

    1. (1) 下列对小说思想内容的分析与概括,不正确的一项是(   )
      A . 小说在开头交代了柳溪的党员身份和他送大米的用途,这为柳溪后面拒绝别人的行为提供了思想支撑。 B . 柳溪“把双手伸进小米里抚摸着,那种感觉真好”一句,既暗示了其家庭贫困,又体现了粮食的无比珍贵。 C . 柳溪从妻子给他的两个菜团中拿出一个给儿子,而自己宁可路上挖野菜吃,这说明他是关爱家人的好男人。 D . 柳溪其实完全可用卖50斤小米的两块大洋为队伍再多买一些粮食,但他没有这么做,说明他确实死心眼。
    2. (2) 下列对小说艺术特色的理解与鉴赏,不正确的一项是(   )
      A . “全是山路,树木参天,荆棘丛生”的环境描写,既突出了送米路途的艰辛,也突出了柳溪不畏艰难的革命精神。 B . “菜团”对于柳溪来说,极其重要。文中写他先舍不得吃,后来又大口吃了,这看起来矛盾,实际不矛盾。 C . 小说将张排长花大价钱买米与柳溪舍不得动一点米进行对比,从而突出主要人物柳溪的优秀品质。 D . 小说的情节虽然简单但很集中,叙述简洁,不枝不蔓;对话虽简洁,但寥寥数语就将人物形象的特点凸显了出来。
    3. (3) 小说的结尾一段有什么作用?请简要分析。
    4. (4) 小说中,柳溪家人、面馆掌柜以及张排长都向柳溪要米,这样安排情节有什么用意?请简要分析。
  • 3. (2019高三上·徐汇月考) 阅读下面的现代文,完成各题。

    打一个电话

    李登建

        ①从窗前我看见她又出现在楼门口,我决定推迟下楼,我得避开她。

        ②近来我怕碰见她,甚至有点像老鼠害怕猫一样躲着她,可是有时“冤家路窄”,越想躲越躲不开。大前天我一出楼门,她正提着一桶水从水管子那里走过来,问我电话打了没有,我应着一定打,一定打,慌忙脱身;昨天我刚下楼梯,她又攥着笤帚幽灵似的从楼道后转出来,还是问打电话的事,我早把这事忘在脑后了,支支吾吾,贼也似的溜走……

        ③她是新来的清洁工,半个月前才接替了她的前任小刘。她的前任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女人,儿子五六岁,像一枚挂在屁股上的钥匙,她干活时那男孩儿就就跟在身后,衣服脏兮兮的,抓过油条的手到处乱摸,就不免叫人厌恶了。那女人也不讲究打扮,蓬头垢面,蜡黄的脸最早总是阴沉着,从来不做出副笑摸样,迎着楼主人们笑着问声好,这样楼主人们对她怎能有好印象?有人说他哪天没拖楼梯,有人说她也不擦擦储藏室的门,尤其是后来,这个女人竟然胳膊上箍着黑纱来干活,给楼道带来一团晦气。楼主人们实在受不了了,几个人串通,坚决要求换掉她,说她不负责任,打扫卫生不积极,不干净。

        ④也许是物业管理处充分考虑了居民的意见,调换来的这个清洁工穿戴整齐,手脚麻利,四十七八的人了模样还挺俊俏。与她的前任明显不同的是,她特爱说话,远远地就跟你打招呼,嘘寒问暖,又是长又是短说个没完。那天我在楼梯上头一回见到她,她就问我在哪个部门上班,孩子学习好不好,又对我说她的孩子大学毕业了,还没找到工作,在家闷着,动不动就发脾气,爷爷一样地难伺候。她就说自己家在南面六里路外的疙瘩李村,人家都有大厦檐砖房她还没有,就得想法出来挣钱。她每天早晨骑着车子来,晚上回去。下雪那天在路上滑倒,从车子上摔下来,现在腿还疼。我问她能拿多少工钱,她前后指了指说,这6座楼12个楼道的卫生都是她打扫,一天下来腿发胀,一个月才500块钱。我说太少了。她说是少,可你不干还有人抢着干,都是托人来的,人家都有关系,她老担心被辞退。说到这里她朝我跟前凑过来,说:“你给俺公司打个电话行不?”我问:“打电话干什么?”“你就说我在这里干得挺好,你们很满意。”她又说,“你不知道,我以前在东区干,大伙儿都夸我干得好,你们不愿意用刘庄的小刘,才把我调过来的,你放心,我保证好好干。”我不假思索地说:“好,我打。”她追着我喊:“我叫李玉梅。”

        ⑤不打这个电话恐怕我就摆脱不了她的纠缠,可是打吧,虽然她来后楼道的卫生状况好像比以前好了,但这才是个开头,现在就下结论是不是为时尚早?而且我打这个电话应该征得全楼住家的同意啊。不过,我自己打个也没有多大关系,她不就是为了保住这个差使吗?这个要求也够可怜的,为她说几句好话也没什么不应该?于是我从桌子上的书堆里翻出她告诉我的那两个号码,抓起电话拨通一个。电话那端的声音很冷漠,我详细说明了情况,为引起他的重视,甚至适当作了艺术夸张,可那苍老的声音只无所谓地“哦哦”了两声,就挂断了。我不甘心,又拨另一个号码,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对方就笑起来:“这个李玉梅又来这一套了!”我急了,很严肃地说:“是真的,她真的干得不错!”对方没再说什么,“哈哈”的笑声却更大了。我感到很泄气。我能把这个结果告诉李玉梅吗?

        ⑥转眼春节到了,春节在国人心目中是压倒一切的大节日,放长假,什么活儿都撂下,痛痛快快地玩、闹,沉浸在浓似酒的欢乐气氛中。到除夕夜,燃放大雷子、钻天猴、彩筒的阵势简直就像当年辽沈战役发起总攻,轰轰隆隆,地动山摇,下半夜才归于沉寂,像这场战役取得了最后胜利。早晨我起床后,走到阳台向外面一望,下雪了!晶莹透亮的雪花正粉蝶似的纷纷扬扬地飞舞着,站在窗前似乎能听见蚕食桑叶似的沙沙声。楼外的空地、花池,铺了厚厚的一层雪,丛丛花木变为了琼簇。我家阳台视野开阔,可以望到很远的地方。正在我出神眺望时,忽然发现一豆红粒儿在洁白的雪野上浮动,仿佛丹青妙手的彩笔在一张阔大的宣纸上滴了一点红,又仿佛千树万树梨花中竟有一枝红梅孑然地绽开花瓣,那么鲜艳、动人。它的出现立刻使茫茫玉宇生动无比,这是一首意趣盎然、境界壮丽的诗。渐渐地,这点红在拉长,原来是个红衣女人。红衣女人正朝我们楼走来,近了看清恰是李玉梅。大年初一不在家过年来做什么?我怀着好奇心出来看。

        ⑦李玉梅已经从楼道后的“仓库”里取出扫帚,刷刷地扫楼门前的雪。我受到感动,也拿了一张锨,一边“帮”她干,一边问她为什么今天还来。她说雪得趁早打扫,结了冰就不好扫了,鞭炮皮也得扫掉,要不会刮得到处都是。

        ⑧我问她:“步行走这么远全身不冻透了?”

        ⑨她说骑车子怕再摔倒。

        ⑩扫完我们楼前,她还要到别处去扫。临走,她又央求我:“你能不能给他们打个电话啊?”

        ……

    (选自《名家精品微型小说排行榜2009》)

    1. (1)     简析第①段在文中的作用。
    2. (2)     第⑥段画线处塑造人物手法形象,表现力强,请加以赏析。
    3. (3) 下列对这篇小说思想内容和艺术特色的分析和鉴赏,正确的两项是:(    )
      A . 小说开头写“我推迟下楼”,躲避她央求我打电话,不仅交代了故事发生的时间、地点,更加宣扬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狭隘意识。 B . “我受到了感动,也拿了一张锨,一边‘帮’她干,一边问她为什麽今天还来”,话里有话,既含蓄的表达了“我”对女清洁工的同情、赞扬,又为进一步揭示小说的劳动最光荣主题做了铺垫。 C . “临走,她又央求我:‘你能不能给他们打个电话啊?’”这看似不合常理的要求,背后蕴含的却是难以言说的艰辛和焦虑,使作者进一步明白了她的动机是纯朴的。 D . 清洁工在春节一大早来扫雪,穿着漂亮,她的勤劳、细心使“我”感动,她的信赖、嘱托使“我”心灵颤动,小说情节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设计细腻又巧妙。 E . 对“这个女人竟胳膊上箍着黑纱来干活,给楼道带来一团晦气”的描述, 表现了人们战胜封建礼教残余和危害的信心。
    4. (4) 有人说,第③段中对“三十来岁的年轻女人”的插叙文字是多余的,请谈谈你的看法。
    5. (5) 结合全文,分析标题“打一个电话”的作用。